日本
国产
新番

飞丸网 > 家庭教师 > 文章 > 同人 >

Appetite,25禁(黑暗风)

时间:2013-03-21 来源:互联网 作者:17dm整理

樱花四散羽落,位于东京远郊的和风庭院中两人相对而坐.

雕花木桌一畔点着一个炭火炉子,炉上落着一把关西铁壶.黑色的壶身上铸着松鹤的花纹,流云卷舒被火光映的莹莹而亮.

云雀恭弥少见的着了一身白色的和衫,黑色直贯黑色里衣,外罩雪白带有隐约云羽暗纹的白纹付羽织.带一点粉色的樱花无声落上他手中卷起的古卷.他并不在乎,只是伸手拂去,再吮吸指尖,翻过一页.

他低垂的狭长凤眸.修长漂亮的手指和在不算过分热烈的阳光下白皙的有些透明的肌肤使这一微小的动作极其的富有诱惑性.

一身严谨黑西服的泽田纲吉端坐在他的对面,虽然也在看书.目光却从书页的空隙中悄悄凝结在云雀恭弥的身上,一直一直.带着痴迷和茫然的温柔.

云雀恭弥从来都知道.但他只是完全的不加理会.急促的水响声.洁白的蒸汽幻化着形状冒出.水开了.

伸手拿过茶碗.倒入些许沸水"热杯"后将茶碗清空.舀起一勺茶粉加入,兑进适量的水.以茶筅搅拌均匀.泽田纲吉微笑着,神色温润如玉.

他拿起面前的古帛纱垫起其中一杯,将有花纹的一面旋转向云雀,微微倾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恭弥,喝茶."

平静抬头看了他一眼,云雀恭弥放下书.同样拿起面前的古帛纱垫着接过,将茶碗在手中顺时针转了两圈对向泽田纲吉表示对煮茶人的尊敬,

低头浅浅呷了一口茶水,复又将花纹转向自己.把玩着玉石般通透精致的茶碗,欣赏片刻上面美伦

美奂的"芙蓉锦鲤",似乎在迟疑着什么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目光如同钉在了茶碗上.

"恭弥,你这么隐密的把我从意大利叫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气氛凝结,泽田纲吉索性主动开口.

云雀恭弥依旧沉默着没有回应,片刻后他缓缓开口,语速不快罕见的在斟酌着字眼:"草食动物,我要结婚了.对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

泽田纲吉的手抖了一下.澄黄茶水泼了一手白皙的手背上顿时通红了一大片.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他只是柔和的,温润的笑着.连琥珀般美丽眼眸中的深深祝福看起来都无比的真心实意:

"啊.厌倦了我们的关系终于要对女人感兴趣了么.真是件好事.那么就恭喜恭弥了."

云雀恭弥难以控制的蹙起了眉头,有些不悦有些复杂难言的感情搀杂在里面:"不是厌倦,是要考虑到现实."

"啊啊,我懂.恭弥不用多说."修长指尖轻轻抵在自己的唇瓣上,泽田纲吉嘴角勾起笑的开心:"我会准备好贺礼的,恭弥千万要记得通知日期以免错过."

云雀恭弥没有回答他.

沉寂中风掠过树梢幽然如同鬼啸,庭院中樱花纷坠.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给樱树度上一层凄艳的金红色时泽田纲吉站起身,在庭院中随意的转了一圈,最后在云雀恭弥身后停下,声音温柔平和,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恭弥,我要走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嗯?"云雀恭弥显然有些疑惑,只是还未等他发问,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用被茶水浸透的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

如同慢慢绞杀美丽鸟儿的蟒蛇,泽田纲吉很有耐心的环紧了云雀恭弥的肩膀使他无法挣脱自己的动作.感受着怀中人从自己几乎无法**的剧烈挣扎到微弱的抽搐再到最后的一动不动.

时间过去很久,在伸手确认云雀恭弥的心脏真的停止跳动后,他松开手,拿过洁白的纸巾温柔的给怀里的人擦拭去鼻腔中满溢的水.嘴角缓缓绽放出甜蜜而柔软无害的笑容.

"恭弥恭弥,我只是想留下你哦.所以你就作为我的野蔷薇公主安心的睡吧."

低低哼着含糊不清而轻快流畅的古老童谣,泽田纲吉轻易的抱起云雀恭弥的尸身.嘴角扯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的眼神是搀杂着疯狂的悲哀.

"谁杀了知更鸟.是我,麻雀说.用我的弓和箭,我杀了知更鸟."

硬质的皮鞋底轻轻踏在铺着温润木地板的走廊.微弱清晰的声音尖锐狠毒仿佛会扎破耳膜.不过只有一个人能听到.而且那个人显然也不会介意这点小事.

小心的给云雀恭弥摆出靠着柱子安睡的样子.泽田纲吉捧了大把的落樱洒落在他的身上.

地板上堆积了薄薄的一层.云雀恭弥无声的坐着,垂着头.狭长的堇眸安详闭合.

"太美了,恭弥你真是太美了."泽田纲吉难以抑制的半跪下来捧起他的脸颊和他接吻.不经意咬破了嘴唇,尚余温热的血液顺着云雀恭弥尖削的下巴流下,

在洁白的羽织上盛放出名为死亡的美艳花朵.泽田纲吉轻轻舔去沾在唇瓣上的血.神情柔软而虔诚.

这样美丽灿烂的颜色,都来自于我所深爱着的你啊.....

摸索着解开云雀恭弥的直贯却又恶劣的保持着他上身衣物的完整性,泽田纲吉分开他关节尚柔软的大腿,埋下身温柔的啄吻.

张口含住不会再有反应的性器用舌尖灵巧撩拨.末了从口袋中取出巴掌大的洁白瓷瓶.用牙齿拔去瓶塞的同时莫名的幽幽酒香开始安静在满庭樱花的芬芳中蔓延.

"恭弥.这是目前最好的贵腐酒.我原本打算作为礼物送你.不过刚刚想到它还有别的用途."泽田纲吉微笑倾斜瓶身.让金黄如同蜂蜜一般的酒液流出落在云雀恭弥光滑的的大腿上.

随手将酒液抹开,在微微泛着樱粉色的**处揉了两下.然后不怎么困难的探进一根手指.向柔软肠道深处搅了搅.随即不客气的把手指直接添加到三根,捅了几下翻弄的入口微开.艳红的内壁一览无余.

"恭弥哟,虽然并不想明确指出.不过已经死了就不疼了吧..."俯身在云雀恭弥耳畔低低笑出声,温柔而甜蜜.泽田纲吉手指用力恶劣的分开柔软的肉壁将细长的瓶颈深深刺入.

抽动着把一整瓶昂贵的美酒全部灌进去.然后拉开西裤的拉链释放出早就挺立灼热的粗大器官.用力拽出瓶子不等酒液流出便凶狠的对着正在慢慢合上的绯红洞口用力插下.一捅到底.

云雀恭弥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凉了.可充盈了酒液的内部还保持着温热柔软,修长白皙的双腿因为这过分的粗暴而蜷缩起来.如同真的怕疼了一般.

不紧不慢展开他的腿环在自己腰上.泽田纲吉捧着云雀恭弥的头固执的一遍遍亲吻他的薄唇.舌尖翻进唇齿间做着游戏.目光胶着不舍的凝在他紧紧闭合的长睫上,身下大力的贯穿动作着.

如同要将身下的美丽尸体顶穿一般的力道:"恭弥.虽然已经没有肠液做润滑只能以酒代替.但一想到现在紧紧裹着我的东西的是你的肠子我就忍不住兴奋到爆."

云雀恭弥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细碎的墨发柔顺流落洒下浓重的阴影.双手软软垂在身边.修长手指无力的展开.

黏稠水声中樱花瓣蝴蝶般飘然落下,不知何时升起的月亮将两人的身影投射在雪白的墙上,纠缠不分.只有泽田纲吉一个人微重的呼吸和享受的低喘,整个庭院泛着浓重诡异的靡艳味道.

拉起云雀恭弥瘫软的双臂环在自己的脖子上,泽田纲吉下身狠狠顶撞.剧烈动作的同时亲昵的蹭蹭云雀的下巴:"恭弥.给我生个孩子吧.不同意你可以咬杀我哦."

云雀没有反应.他很安静.

他不得不安静.

即使得不到任何回应,泽田纲吉依旧很兴奋的做到最后,然后射在里面.

尸体开始僵硬了.泽田纲吉退出来,用力把云雀恭弥的双腿压回去.然后把直贯耐心的给他穿好.抱起他走进卧室放在床上摆出安睡的样子,自己则走进浴室洗澡.

等泽田纲吉将自己清理干净出来云雀恭弥的尸体下部已经出现了大片云雾状的紫红色尸.小心的用湿毛巾擦去尸体腿间流出的白色混浊.

他看着那些周边泛着细小出血点的尸斑从一片混沌变成凝实的片状.低低笑着去亲吻云雀恭弥惨白的脸颊.咬破了指尖将血涂在苍白的唇瓣上,赋予它专属于死人的鲜红美艳.

最后,泽田纲吉在云雀恭弥的颈窝处依赖的蹭了蹭,开心的抱着这具再也暖不热的身体睡下.

窗外浅色的樱花幽然坠落,翩舞飞散.如冰月光映照不出房间内的背德与罪恶.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再一次黑暗下来时睡的正安稳的泽田纲吉被手机的振动声吵醒.

接通电话,是草壁哲矢打来的.他在急切的询问是否有失踪数天的云雀的下落.他的婚礼即将在不久的几天后的举行,人却不见了踪影.

伸手握住身边人冰冷僵硬的手掌,泽田纲吉嘴角泛起惯用的温柔微笑:"抱歉,我也不太清楚呢.也许恭弥他出去散心时碰到了有趣的猎物才耽搁了吧.

目前我在波多黎戈度假,帮不上什么忙真是不好意思."面不改色的扯着谎,泽田纲吉的语气平稳而冷静,连言语中的遗憾和歉意都柔软的恰到好处.

这处位于日本的宅院只有他和云雀恭弥知道,所以他没有任何担心.也不必要担心.

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是情人关系.

打发了草壁,泽田纲吉随手关掉手机丢在一边.低下头吻了吻云雀恭弥的额头,开始检查他的身体.

由于窒息而亡的人尸斑增长的速度

很快,时间也已经过了12小时.这些布满云雀恭弥身体的紫红色斑块已经到了浸润期不会再移动.可以随意翻动尸体了.

"一切顺利,亲爱的."泽田纲吉微笑着贴在云雀恭弥冰凉的脸上蹭了蹭,无视脸上的尸斑.

云雀恭弥的身上有着樱花缠绵的香气与轻微腐败的味道.尸体右下腹已经透出隐约的青色.腐烂开始了.

不急不忙的撑开云雀恭弥狭长的眼睛,盯着那双昔日冰冷风华而如今混浊散乱的眼眸,泽田纲吉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舔吻.柔软的舌尖磨擦着黏稠的眼球,口腔中腐肉的味道肆意蔓延.

"恭弥,我们的专属狂欢,开始了哦."

抬手,骨节分明的修长指间夹着一把细长薄锐的贴身匕首.经过哑光处理的乌色刀身透出渗人的寒意.刀脊上镂着一只振翅飞翔的鸾鸟.因玉钢千锤百炼形成的如同羽毛一般的纹理而栩栩如生.

"恭弥,你的内脏开始腐烂了,这么爱干净的你一定无法忍受吧."低沉嗓音甜蜜流淌如同浓郁的蜂蜜.泽田纲吉将云雀恭弥的衣衫全部除去,指尖在那块发青的地方轻轻按了按,然后微笑着落下匕首.

过于锋利的刀刃划过皮肉几乎没有声音,从锁骨向下,拉过胸腔,破开落到肠肚.几乎没有血液渗出,惨白皮肉带着淡黄色的薄薄脂肪层翻卷,半腐的内脏随着切口的扩大依次出现.

泽田纲吉的动作很小心.没有弄破一样器官.

"我最喜欢的也是最想得到的就是恭弥的心了.所以就先从心脏开始吧."语气轻快,泽田纲吉从骨节处卸下云雀恭弥的两根肋骨.将里面暗红色的心脏用力扯出来.

割断了连接心室的大血管,泽田纲吉轻轻挤压着手中湿润饱满的东西,将似乎残留着温度的积血吮吸干净.

"真是完美...舍不得吃掉了.但是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需要解决啊..."托着它把玩,泽田纲吉叹了口气,最后把它放在床头干净的果盘中,有些苦恼的看着身下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完了,恭弥你实在是太美了,我现在想要你."

云雀恭弥安静的躺着,眉眼平静,明明面无表情仔细一看却仿佛在笑.嘴角冷冷的弧度带着些许嘲弄的意味.

"嘛...恭弥一定会满足我的是不是.我的要求你不会拒绝的."自言自语,泽田纲吉的笑容自然而轻松:"亲爱的请放心,我随便解决一下就好.不会耽搁太久的."

解开沾满了浅红色渗出液的睡袍露出粗大微扬的性器,上下套弄着.在粗糙的抚慰下原本便尺寸狰狞的凶器更加的兴奋坚硬.泽田纲吉低头吻了吻云雀恭弥的眉心,将它直接挺进他被打开的腹腔,胡乱的抽动翻搅.

冰凉滑腻的内脏包裹着火热的东西,磨擦的水声不断.

"唔...恭弥你真棒."换了个方向更加凶狠的捅进拔出,柔嫩的肠子互相纠缠着如同水蛇般挤压着泽田纲吉的昂扬.

他满意的叹息,环起云雀恭弥的脖颈深深的一遍遍亲吻冰凉的嘴唇,深入进去卷住失去了弹性的舌头肆意吮吸.最后拔出来将

灼热的白液泼洒在床单上.

"恭弥,恭弥.我已经尽力很快解决了哦."如同在讨要夸奖一般,泽田纲吉在云雀的脖颈间亲昵的蹭着.

他不会有回应了,所以自己一定要更加的,更加更加热情一些才行.

小插曲结束了,亲爱的,让我们的宴会继续吧.

低头看着被自己顶弄的一团糟的内脏,泽田纲吉笑了笑,埋头下去开始贪婪的啃咬撕食.

粘连的血肉带着腐烂的味道和着鼻尖馥郁不散的樱花芬芳滑过食道落进空空的胃袋.泽田纲吉并不满足于吃掉云雀恭弥的部分内脏,提刀将伤口扩大,叼起柔软的肠管连同里面的东西一起吞下去.

不去理睬粘在嘴角的腐败肉沫,他笑得无比的温柔灿烂.

"恭弥,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骄傲的宣布着所有权,泽田纲吉的吞食都如此的幸福.

窗外月色越发的明亮,琉璃一般的光线透过格窗的空隙打在云雀微微后仰的头颅上.美的心寒.

将内脏全部吃空时已经时深夜了.泽田纲吉揉揉自己撑的几乎要裂开的肚子,开心的蜷缩在云雀恭弥的身边听着落地的大钟沉闷敲出零点的十二声旋律.

魔法被解除了.

美丽的野蔷薇公主是不是等急了呢.

仙度瑞拉也会握着精致的水晶鞋等待着王子的到来吧.

这样想着,泽田纲吉愉悦的哼着歌.歌词过于沉重悲哀所以模糊在嗓子中只能听到忧郁的呜咽.

亲爱的,亲爱的.

我会以丧歌来作为我们的盛宴的尾声前奏.

哀悼我们之间曾经有过的一切.

"恭弥恭弥,今天的樱花真美.你喂饱了我,我用它们喂饱你好不好."如同日常的玩笑一般,泽田纲吉的连微微流露笑意的语气和柔软温润的嗓音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于是他摇晃着站起身,从庭院中扫起大堆的花瓣筛选干净,慢慢将云雀恭弥空荡荡的腹腔填满.从柜子中找出针线将开口缝合结实.

"等我很久了吧.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哦."歪着头笑,泽田纲吉将他肚子里的花瓣压实,低头咬断缝线把绳结埋到皮下.

满庭落樱翩然,淡淡的香味萦绕一切,安静的如同梦境.

记得客厅柜子里有一卷捆扎行李的麻绳,拿来用刚刚好.

宴会游戏的最终章即将上演,连泽田纲吉都兴奋的有些发抖.

极度的勒紧和窒息,手脚无法抑制的痉挛颤抖.麻绳划过细腻肌肤的火辣疼痛尖锐扎进脑海.几乎将意识撕扯粉碎的痛苦中泽田纲吉看到云雀恭弥站在不远处.

雪色的羽织在空中拂动,漫天樱花盘旋纷飞如同一场永不停息的美丽风暴.

他微笑着,如同往日般带着高傲和冷冽.

他向泽田纲吉伸出手,戴着华美云指环的手指白皙而修长.

他说.

"草食动物,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于是释然.带着笑容泽田纲吉伸出手和他紧紧的十指相扣,就此坠入永恒的黑暗.

恭弥,我们回家.

彭格列的成员找到二人时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泽田纲吉用麻绳把自己缢死在了最大的那棵樱花树下.已经半风干的尸体呈现出褐黑色,脖子被拽的脱节伸长了两倍.

他干枯的手掌中紧紧握着一只干瘪的心脏.如同荡秋千般在空气中晃荡旋转着.而高度腐烂的云雀的尸体靠坐在树边,垂着头似乎在等待头顶不远处悬挂着的人玩够了,就一起离开.

枯萎的花瓣掩埋了精致的庭院.

最终九代目下令将整座建筑连同尸体一起烧掉.即使悲伤的发了疯,他们也不得不将一些东西完全抹除.

沙拉曼达的火精灵跳跃,炽热烈焰升腾.最终洗掉了一切.

究竟是罪恶与爱情还是黑暗与战争.都不重要了.

呐,恭弥,最终话的帷幕也落下了.

属于我们的游戏结束了.

一切都完了.

—END—